主页 > www.991589.com >
舒马赫和塞纳的最后一场比赛
发布日期:2019-10-03 14:02   来源:未知   阅读:

  在哪可以下载到以前的F1大赛,或者是舒马赫和塞纳在一起的最后一场比赛,塞纳撞车的那场比赛。还有就是十八台车撞在一起的那场,谁能给我找到这3场比赛啊,谢谢了...

  在哪可以下载到以前的F1大赛,或者是舒马赫和塞纳在一起的最后一场比赛,塞纳撞车的那场比赛。还有就是十八台车撞在一起的那场,谁能给我找到这3场比赛啊,谢谢了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1988年迈凯轮吸纳了当时在莲花车队已经很有名的赛纳,该赛季迈凯轮赢得了16站比赛中的15站胜利,赛纳取得了8个分站(伊莫拉,加拿大,底特律,英国,荷兰,匈牙利,比利时和日本)冠军、13个首发杆位和他的第1个世界冠军头衔。

  1989赛季,各车队普遍使用3.5升引擎,而迈凯轮孤注一掷使用本田V6引擎,他们依然保留了两名车手,并且又一次获得了车队总冠军,只是这次他们有6次被挫败。其中赛纳夺得了六站冠军和一站亚军,但是其余的九站竟没有积分记录,普罗斯特虽然只获得了4站冠军,但是只有三次退出比赛,所以1989年的冠军属于普罗斯特,塞纳拿到了60个车手积分。

  1990赛季,塞纳的队友换成了博格,这一年塞纳以78分获得了他的第二个车手总冠军,但是赛季开始阶段,塞纳一度十分消沉,他仍然没有从上一年日本站失利的阴影中走出来,然而在第一站美国站的比赛中,塞纳得到了家乡车迷的大力支持,这又唤起了他的斗志和对胜利的渴望,在与泰锐车队阿莱西的争夺中,塞纳笑到了最后。在接下来的两站比赛中,由于低级的失误,塞纳均失败。在结束欧洲的比赛之后,塞纳认为冠军已经被牢牢的掌握在自己手中。但是,普罗斯特在西班牙的获胜也使他自己看到了夺冠的希望。在日本站比赛中,获得杆位的塞纳提出改变排位赛的位置,但是遭到了拒绝,塞纳非常的愤怒,拒绝参加见面会。普罗斯特的积分在不断的逼近,塞纳反而更加清醒。日本站比赛一开始,塞纳和普罗斯特就争夺的非常激烈,在第一个弯道处发生碰撞,双双退出比赛。赛后有消息说是塞纳故意的,因为这样他就更有把握拿冠军。也有的说这是塞纳在报1989年的两人结下的怨恨。当时第三排出发的贝纳通车手皮杰看的很清楚,他说眼看着塞纳直直的撞到了普罗斯特赛车尾部。赛季最后一站,塞纳又一次撞到防护墙上,退出比赛,他对自己的刹车系统和变速箱很不满。

  1991赛季,分站赛冠军的积分由9分变为10分,塞纳又为人们展示了一个梦幻般的开始,他连夺四站冠军。由于普罗斯特退出车坛,他该赛季的对手变成了威廉姆斯车手曼塞尔。两人分别获得了7次和5次分站赛冠军。塞纳这时对对手的态度也有了转变,不再是那样咄咄逼人,法拉利失去了普罗斯特,赛季也变得暗淡无光。但是,一位现在的传奇人物这时候开始登场,这就是迈克尔-舒马赫。

  1992年是塞纳和博格在迈凯轮共事的第三年,塞纳只获得过三站冠军,威廉姆斯车手曼塞尔则把持了9站冠军,以108个车手积分遥遥领先,队友帕奇思以56分排名第二。舒马赫以53分排名第三,塞纳只排在第四位。据他自己说,看到威廉姆斯赛车良好的性能,他就觉得自己没有机会。其实在摩纳哥获胜还属幸运,当时由于曼塞尔的轮胎出了点问题,塞纳才超过去。尽管最后几场塞纳拼劲全力,无奈迈凯轮的赛车马力不足,而且极其费油。很多人都已经为迈凯轮以及塞纳的前途开始担忧。塞纳开始变得谨慎,但是在法国站上他却被舒马赫挤出赛道。为了追赶威廉姆斯,丰田为迈凯轮备战日本站研制了新的引擎V12。

  1993年福特引擎取代本田引擎,车坛也有了大变化,曼塞尔前往美国发展,普罗斯特加盟威廉姆斯,安德内蒂成了塞纳的队友(赛季后半段为哈基宁)。由于福特公司全力支持贝纳通车队,塞纳的麦拿伦赛车在赛季中表现不是很好,总共获得4个分站冠军,3个是在雨中。塞纳在英国多宁顿公园举行的欧洲大奖赛上获得了F1历史上最经典的冠军之一。在大雨中,塞纳在首圈超越排在他前面的5台赛车,直至拿到冠军。赛季末,普罗斯特凭借威廉姆斯FW-16赛车的超强发挥又一次夺得冠军,其队友达蒙-希尔获得第三,塞纳以73分列第二。尽管迈凯轮已经在技术方面缩小了与威廉姆斯的差距,但是在革新的速度方面还抵不过威廉姆斯。塞纳夺得了最后两站的冠军,威廉姆斯车队此时向这名传奇车手抛出了橄榄枝,塞纳决定离开迈凯轮。

  1994年,塞纳转会威廉姆斯并签订了年薪1500万美元、为期两年的协议。信誓旦旦的他决心在威廉姆斯找回自己过去的辉煌。赛季第一站,塞纳取得巴西英特拉哥斯赛道的杆位,可是在领先的情况下,他的赛车滑出了赛道。第二站赛纳依然拿到杆位,但在发车时,被哈基宁撞出赛道,再次退出比赛。第三站是声名狼藉的伊莫拉赛道,正赛开始之前,事故就一个劲的发生,直觉曾告诫赛纳退出比赛,但是一向坚毅喜欢挑战的赛纳还是坐进了赛车,不幸真的发生了,他的赛车撞上了防护墙,其本人也没有逃过此节,命丧伊莫拉。记住这个灰色的日子:1994年5月1日。

  5 pm:塞纳到达了Castello,Castello是迈凯轮每次下榻的旅馆,自从1989年每次圣马力诺站塞纳都住在这里。这次他预定了同一个房间——200号房,包括一间卧室,一间浴室和一间小型的起居室,他并不想因为换了车队而改变他的习惯。车队经理法兰克.威廉姆斯定了楼下的房间,塞纳在迈凯轮的老板丹尼斯就住在楼上。

  9:30 am:自由练习时间。开始他并不需要发挥出全部的水平。塞纳跑了22圈,作出了一个1分21.598秒的最快圈速,比他的队友达蒙希尔快1秒多。

  1:14 pm:第一次练习赛开始了14分钟,塞纳完成了一个最快圈速。不久以后,就当他回到维修站的时候,乔丹车队的巴里切罗以140mph的速度撞上了围墙,赛车飞了起来,撞上了旁边的轮胎防护墙,最终变成一堆残骸。

  当时塞纳直接去了医疗中心。巴里切罗恢复清醒后发现塞纳来探望他了。“当时我第一个看到的就是塞纳,”巴里切罗后来回忆道,“他眼里含着泪水,我以前从没有看到过塞纳流泪。我感觉他看上去就好象我的事故发生在他自己身上一样。”这次的泪水只是那个周末里的第一次,但在几分钟后,塞纳就回到了维修站。

  1:40 pm:练习赛恢复。塞纳立刻提高了他的成绩,并且在练习赛即将结束前他以平均时速138.2公里创造了1分21.548的最快圈速,这个圈速后来被证明是那个周末最快的速度。

  9:30 am:在第二次自由练习时间,塞纳跑了19圈,最快圈速是1分22.03。下午1点,第二次排位赛开始。

  1:18 pm:就在巴里切罗发生事故后大约24小时,F1十二年以来的好运似乎全跑光了。不像巴西人那么幸运,奥地利最著名的车手,罗兰德.雷申博格没有机会活下来。当时的目击者说,赛车的前定风翼突然脱落,由前轮负担的约1/3的赛车抓地力一下没有了,失去控制的赛车一头撞向防护墙,并以大约200mph的速度撞上了坦布雷罗弯外的混凝土防护墙。可怜的雷申博格折颈断魂。

  2:15 pm:当时塞纳正准备驶出维修站,当他从监视屏上看到这一幕的时候,他立即跑到了车库后面,用手捂住了脸。他感觉糟透了,不知怎么做才好。他找了一辆安全车,来到了事故的发生现场——坦布雷罗弯。

  当他到达的时候,雷申博格已经被送往医疗中心,但仍能看到赛道上四散的赛车残骸,整辆车已经全毁了。

  当排位赛恢复的时候,塞纳已经没有心情再做成绩了。他回到了自己的住处,当时他和达蒙希尔和他的太太乔治娜呆在一起。与此同时,塞纳因拒绝出席排位赛后竿位的新闻发布会而面临罚款的威胁处罚,但是最后没有处罚他。

  3 pm:塞纳接到一个电话要求他参加一个赛道管理委员会的会议。赛道的管理者指责塞纳不应该乘坐官方的安全车到达雷申博格的事故现场。赛道主管考施密特说塞纳不应该在没有得到允许的情况下私自使用安全车。塞纳很激动的指出,他作为一个3届世界冠军,代表所有的车手,关心雷申博格的情况,关心赛道的安全状况。同时他指出,他在使用安全车之前得到了一位维修站官员的许可。考施密特认为这个巴西人在那个周末非常不对劲。“他似乎为很多事而烦恼。”

  那天晚上他给他的女朋友Galisteu打了两次电话。第一次是在晚餐前,他告诉她,他不想参加第二天的比赛,小鱼儿xy4849,但并没有谈到对自己生命的恐惧。“他的声音是颤抖的。他哭了,他真的哭了,”她说,“他告诉我他真的不想参加比赛了。他以前从来没这么说过。”Galisteu告诉塞纳他并不一定要参加比赛。塞纳说他必须去,这是他的工作。

  稍后,他又打了个电话给Galisteu,声音听上去好多了。塞纳说他准备好参加比赛了,但他无法等到整件事情结束了。富婆一肖一特。他对她说的最后一句线到法罗机场来接我,我无法再等下去了,我要见你。”

  7:30 am:塞纳乘坐直升飞机来到了赛道,并且开始了上午的热身活动。他告诉大卫布朗不要改变赛车调校。

  11 am:塞纳和他在迈凯轮的队友伯杰一起参加了车手的一个会议,会议很短,但很愉快。所有的车手为雷申博格默哀一分钟。

  12 pm:塞纳开始为比赛做准备,他在迈凯轮时坐在驾驶室默念圣经。那个周末他把圣经放在他的公文包里,但没有人看到过他在那天早上读圣经。

  1:30 pm:距离比赛开始还有半小时,塞纳来到了威廉姆斯车队的车库,在那里,一个巴西记者Jaime Brito和他呆在一块儿,并请塞纳在3张照片上签了名,“这些照片竟然是如此的沉痛,他是巴西的英雄,他是巴西的象征。”Brito回忆道:“那天他做了很多奇怪的事,比如,他绕着赛车转,检查轮胎,还有定风翼,好象对赛车产生了怀疑。”

  塞纳的性情也与众不同,他打破了他的常规——在出发的排位处摘下他的头巾。与大多数其他的车手在起跑处走出他们的赛车,等候着出发相比,只要一钻进车里,塞纳几乎都回一直待在舱内,专心致志地望着第一个弯。

  2 pm:起步灯变成绿色,位于杆位的塞纳和所有的赛车川流不息地驶向第一个弯,但是赛道上出现了一点麻烦。拿美的莲花赛车猛烈撞击了抛锚在始发位置的贝纳通赛车后部,四散的赛车碎片几乎覆盖了这段赛道的全部。

  2:03 pm:在清理赛车碎片的同时,安全车出来带其他赛车继续比赛。塞纳尾随着在安全车之后并保持着一段距离。大舒马赫,伯杰和希尔分列其后。

  2:15 pm:威廉姆斯通知塞纳安全车将要离开赛道,塞纳认可了这条消息,这是他们最后的联系,当比赛再次开始,塞纳和大舒马赫迅速拉开了与其他车手的差距。

  2:17 pm:当比赛重新开始后第2次通过坦布雷罗弯道时,塞纳的威廉姆斯赛车以190英里的时速横冲出弯道的顶端,猛烈地撞向混凝土防撞墙。车的右前部首当其冲的接受到全部冲击力,一个轮胎脱落,悬挂被撞裂,整部赛车被反弹回赛道上。在冲出赛道到撞墙前,塞纳刹车将赛车的速度降到130英里时速。缺少一个轮胎的车完整的停下,车迷希望塞纳的头部只是受到短暂的冲击。但是塞纳已经遭受强而有力的脑部伤害,在电视屏幕前数以百万记的电视观众通过空中镜头看到了车内的画面,血液象汽油一样正漫漫渗透进赛车。塞纳被马上移出损毁的赛车,并用直升飞机送到医院,在担架上,医生们通过刺激塞纳的心脏希望他复苏。

  2:55 pm:在塞纳冲出赛道37分钟后,比赛再次开始。在法罗,Galiste已经通过电视看到了事故,那一刻她感到一丝高兴,因为塞纳将会早一点回家。但不久Luiza Braga(Antonio的夫人)就打电话告诉她整个恐怖过程,而且已经准备好一架包机马上和她一起飞去塞纳的床边。旅程是徒劳的,飞机在离开法罗不久就因为气候原因返航了。

  4。:20 pm:大舒马赫冲过终点,得到第3个F1分站冠军,此后不久,测试塞纳脑电波的机器确认塞纳已经脑死亡,继续存活只建立在人为假设,虽然意大利法律规定,在12小时内,医生不可以关闭医疗器械,但即使如此,对于证明塞纳还有生命迹象仍然是杯水车薪。

  回到赛道上,在塞纳剩余下的破损赛车里,人们发现一面卷起的奥地利国旗,塞纳已经打算用他的第42次F1分站冠军以纪念奥地利人雷申博格。

  塞纳意外事故的身亡,而留下的后遗症不断。近日,负责调查该案的检察官莫里济奥.帕萨里尼日前要求意大利最高法院重新审理,这将是塞纳案的第三次开庭。包括威廉姆斯车队经理威廉姆斯、技术总监纽威、设计主任海德等在内的六位当事人已经被检察机关以“过失杀人罪”两度起诉,但是两次均被无罪释放。塞纳已经离世10年,可是关于他的死因一直未有一个明确说法。

  犹如流星划破天空,塞纳的F1生涯充满了一个又一个的传奇,那一个个闪耀着智慧和魅力的瞬间,给车迷们留下了永远难以磨灭的记忆,没有人能够取代他的地位。永远冷静的反省和永远充沛的热情集于一身,永不疲倦地挑战自己的极限,这一切使他成为一名伟大的车手。无休无止的追求给他带来痛苦,但丝毫无损他的光芒。

  塞纳于1960年3月21日出生于一个富裕的巴西家庭,和他的兄弟姐妹一起受到了良好的教育。当他四岁的时候,他的父亲送给他一辆迷你卡丁车,这是他第一次接触赛车。13岁那一年,他第一次驾驶Kart车,并且获得了冠军。八年之后,他在英国参加单座车比赛,三年之内获得了五个冠军,在此期间,他和他年轻的妻子离婚,放弃接管他父亲的生意,这一切都是为了能在F1获得成功。1983年F3那场决定冠军归属的终场战中,就在澳门,塞纳依靠他的细心、决心,赢得桂冠;也靠着这个桂冠,终于一脚跨入F1。1984年,塞纳加入托勒曼车队。

  塞纳最初的F1生涯并不如想象的那么如意,在二流车队托勒曼,车子实在不够好,有劲使不出。好容易在当年摩纳哥站候到超过曼塞尔、夺得第一的机会,比赛却因大雨中途停止,塞纳屈居第二,年终时获得总分第三。

  1988 年,在摩纳哥,在这块他即将获得六次冠军的地方,他在倾盆大雨中正式成为迈凯轮车队的一名车手,他的天赋终于获得了认可,从此卷起了一场赛车风暴。在迈凯轮,他一共度过了六个赛季,赢得了 35 场比赛, 3 次世界冠军。 在 1988 年,迈凯轮在 16 场比赛中赢下了 15 场,塞纳打败了他的队友普罗斯特获得了他的第一个车手冠军。自此以后,这两名顶级车手之间频繁爆发出不合的传闻。 1989 年,普罗斯特在 Suzuka 将塞纳撞出赛道; 1990 年,塞纳在 Suzuka 的第一个弯道报了一箭之仇。塞纳的第三个冠军是在 1991 年获得,此时他已经成为一名世界顶级车手,但他还想努力做的更好。 1992 年和 1993 年,塞纳未能获得冠军。因为想当冠军,也因为和车队相处不顺,本田又不再为迈凯伦提供引擎,塞纳固执地于 1994 年弃下迈凯伦,甚至不惜一度免收报酬,坚持转投威廉姆斯。但 1994 年年初两站,一次滑出赛道、一次撞车,接连未能完成比赛。

  除了在赛车上的惊人天赋之外,塞纳在其他的方面同样是一位耀眼的明星。他看起来强健有力,当他说话时,棕褐色的眼睛闪耀着温和的光芒,声音微微地震颤,他的演讲非常具有煽动力,再疲惫的车迷都会被他充满热情的言语鼓舞起来;在他的记者招待会上,所有人都像被催眠一样安静,你简直可以听见一根针掉落的声音。他的赛前演讲也极具感染力,全世界的车迷都为他的魔力倾倒。

  所有人都惊叹他对自己的严苛要求。他已经将自己的灵魂灌注在赛车运动里,不断挑战更快的速度。当人们为他惊人的赛车技巧喝彩的时候,不由得也替他的未来担心。他对胜利的无尽渴求激起了批评,有人说:他开起赛车来就像一个发狂的人,简直就是魔鬼。

  普罗斯特也对他的生活提出了批评,他和其他很多人认为:塞纳已经变成了一个危险的疯子,当他驾驶赛车的时候,自以为上帝是他的副驾驶员。Martin Brundle有如下评论:“塞纳是个天才,我确信天才总是不平衡的。他已经处于最危险的边缘,以前的每次胜利都不过是侥幸脱险。”

  塞纳有时候也会承认自己做的太过火,比如1988年的摩纳哥大奖赛的排位赛,在已经取得杆位的情况下,他一次又一次地加速,最终以两秒优势胜过了同为迈凯轮车手的普罗斯特。塞纳说:“那一刻我震惊了,因为我意识到我刚才的所作所为已经完全超出了我的理解能力范围。我慢慢把车开回加油站,那一天再没有上过赛道。”

  塞纳说,他完全明白,这样下去死亡将会离他越来越近。但是,驾驶赛车对他而言就像是一个“隐喻”,他以这种方法不断地自我超越、自我发现。“这让我着迷。每次我加速冲刺的时候,我就感觉到有什么离我越来越近,但这是一对矛盾。当你最快的时候,同时也就是最脆弱的时候,在那一瞬间,一切都可能消失。在这两个极端中挣扎,可以让你更清楚地认识自己。”

  他的赛车的执着并没有掩盖他仁慈的一面,他非常关心这个世界。他很喜欢孩子们,捐出大量个人财产(到他去世时一共捐出了4亿英镑)给巴西贫穷的孩子们,希望他们能有更好的未来。

  早在1994年,他就曾经说过:“我希望完整地活着,有激情地活着,而不是残缺地活着,被病痛折磨着活着。如果一场事故让我一生都为之痛苦,那么我宁愿它瞬间夺走我的生命。”一切都被不幸言中。1994年5月1日,圣马力诺大奖赛,在过坦布雷罗弯时,塞纳的赛车失控,高速撞向边上的混凝土墙,反弹出去,车身在猛烈的撞击和翻转中四分五裂。数百万车迷在电视上目睹了这一幕,全世界都为他哀悼。巴西为他们这位民族英雄举行了国葬,F1世界被震惊了。Frank Williams说:“塞纳是一位伟大的车手,他在赛车运动之外更加伟大。